莳光li

时光发烧友,袁哲发烧友,兰晓龙发烧友

[鼠猫修仙]我师弟的性||教育怎么如此失败(上)

吼吼吼先马住

InternallyFlawless:

养狼成攻番外。话说,你们都成年了吧(怀疑地瞥)

正文  、 、 ; 副文之颜即正义  、 

夜渐深,雪下得越发紧。

把白玉堂踹出门后,展昭接连收到包爹与公爹的急信。府中如今唯昭形单影只,叔日夜心忧。即日休沐,专注采阳,府中有四子四义照看,勿念。

翻成人话大概是,开封府最后一位剩男展小昭,这次没嫁出去就别回来上班了!

信后是整整两个月的补休明细。

修仙还遭遇家长集体逼婚,展竹君觉得这日子简直没法过。郁闷上床,压根睡不好,辗转反侧,不晓得多少次,悄然披衣起身,从窗角偷偷望去——白玉堂依旧抱着刀,死守在他门口。雪光映着少年银纹暗飞的衣袍,整个人俊挺如晃亮长枪。少年一味执着地望着他的房门,漆黑眼眸深不见底,毫无波澜。平日能把活人气死,死人气活的机灵劲不知哪去了,这会也不懂得回堂屋避避风雪,也不懂得变狼身厚毛挡寒。就这么强硬不退地守他门前,不动如坚石,一任天下雪纷扬。

三更时分,枣木门终于吱呀一声松口。竹君把通身雪花的小畜生拽进房,圆着眼睛瞪了瞪,却不知讲犟小子什么好。

白玉堂一把扯他入怀,说:猫,我都长大了。

展师兄意思意思地拒绝,小畜生抱得太紧,也就……算了。他贴在五狼胸口,恨恨地捏住师弟坚实的肩膀,说:可不是,越大越会添堵。

白玉堂的神气难得认真,断然道:我长大了,早就能与你并肩,猫的事就是爷的事。采元精再险,你也休想拦我。

师兄哭笑不得,崽儿我们先忘了战狼元精好不好……夜深了,来睡吧。

自从白玉堂长大后,师兄肯和他睡时屈指可数,这会果真欣然接受利诱,两下甩掉衣袍,抱了师兄裹进轻如云朵的锦被。

展昭待要打熄床边的最后一盏荷叶灯,却被白玉堂抬手拦了。

怎么?

白玉堂其实也说不清,干嘛不想灯灭。烛影似柔纱,沉浮浅深红。他只是看怀里的师兄,看得不想挪开眼。大男孩懵懵懂懂地想,猫在他怀里时格外好看。羽睫微动,清澈的眼仁明透透地望他,软过樱花的唇总勾着一点无意识的笑,浓黑长发丝丝缕缕流过少年的肌肤,发梢蹭在身上那点酥痒,一星一星,没完没了地戳心。

狼崽子全没顾忌地说:猫, 你真好看,我想多看一会。

展昭又手痒痒地想拧狼耳朵。不过师兄向来以理服人,他说玉堂,你个爷们,别人讲你好看,你难道会高兴么。

白玉堂答得可顺,别人不行,猫讲什么都好。

大猫细细一哼,那我说过多少次叫你自己睡,你哪次听话了。

白玉堂真正无辜。我每次都在听。只是师兄一贯说要有主见,并捍卫之——我正是按照师兄教的捍卫自己立场么。

展竹君深觉自己的教育成果有够一言难尽,教出这么个日日扎心的小……大畜生。

眼前阴影一晃,帅得令人窒息的大畜生压上来,说:猫,你连生气都美。

五狼的低沉声线令竹君越发意识到他的崽儿……早不是孩子了。战狼的天然压迫力叫他有点喘不过气,想叫小畜生滚开,淡红唇才微启,已被软软地咬了咬,含住了来回舔。白天妄图突入却被拒猫口外的灵舌,这会趁师兄一时松懈,长驱直入,先在师兄口中大肆进犯,寸土不放过地,烙足三圈「白五狼所有」,跟着好玩上瘾似的,对师兄温暖的舌尖纠缠不放。白崽子的本能发挥惊人至此,零经验的竹君震撼得连反对都忘却,整一个师兄不设防,银丝漏下唇角,脑子发沉。他下意识地推白玉堂肩,指尖却没剩多少力气,所有反对意见都被狼崽子强势吞噬,不该的……玉堂……别……不行!

小小混元真力在两个之间轰开,白玉堂终于抬起脑袋,摸着师兄被碾得越发艳色的唇,疑惑道:猫不喜欢这样?好舒服么。

展师兄深吸一口气,冷静下来想想,也不能怪玉堂。师尊坚决不找师娘,还一天到晚放养;师兄又步师父后尘,从没示范过男女相好。大环境如此,你让崽儿如何开窍?

结果,正直有节的竹君给自己扣上教导无方的黑锅,并下决心,定要为玉堂补上人生缺失的重要一课。玉堂最终喜欢的人是男是女,都好。但他必须给师弟选择的机会。

次日,竹君把五狼拎进书庐,正经开讲风月学。师兄把【妹经验零,不过无妨,书中自有颜如玉。

洗脑包一号:妹子是种美好生物。

「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」

白玉堂托着脑袋点头。师兄进城,街上好多女孩阿姨明里暗里的看。

万千人的国,万千人的城,万千人的繁华长街,猫远远向他一笑,刹那间万千繁华都做了土,熙攘红尘皆寂然,他眼里唯有一人,绝世独立。

「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。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。」

白玉堂又点了一次头。猫舞剑时是这么帅,飞鸿在天,蛟龙在野,其迅如何,重阳花金芒万丈;其静如何,不老松悠然南山。

「其素若何,春梅绽雪。其静若何,松生空谷。其神若何,月射寒江。」

白玉堂依然点头。可不是雪里访梅的官袍师兄,一身艳色都被他穿成静淡;山中打坐的缁衣师兄,风起松涛却给他衬得安闲;月下守城的银甲师兄,冷冷清辉,凛凛剑光,映他一双眼锋芒内蕴,坚不可挡。

展昭看白玉堂似有领悟,心中甚慰,和悦地问:玉堂怎么看。

小狼崽子想想,结论:师兄最美。

展师兄的复杂心情总括起来大约是:历代诗书都喂了二狗。

洗脑包二号:诱发五狼内心的女神形象。

「好好想想,如果哪天玉堂遇上个好姑娘……」

不如师兄能打。

「遇上个能打的好姑娘……」

不如师兄好看。

「遇上个能打的绝色好姑娘。」

不如师兄做饭好吃。

「遇上个能打、厨艺超群的绝色好姑娘!」

不如师兄懂我。

「……遇上个能打厨艺超群又知心的绝色好姑娘!!」

……

师兄弟你来我往,竹君锲而不舍地把理想妹子的光环叠到形容词告罄,瞪着小畜生,看你还有什么话说。

白玉堂兴趣缺缺,都趴桌子上了,说:姑娘不是猫。

一局定乾坤。

连佛系师兄都抢救不下去了。

洗脑包三号:男婚女嫁,自然之道。

白五狼已经不耐烦得连大毛耳朵都爬出来了。

师兄讲天地万物,阴阳相生。

五狼只管听师兄的嗓音,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清越好听。

师兄讲雌雄相携,世代延绵。

五狼嗅着师兄的竹叶清气,舒舒服服。

师兄讲人生嫁娶,繁衍子孙。

五狼盯着师兄微微开合的丰润菱唇,想亲想啃……

白玉堂!说说,现在你明白什么是娶了?

竹君的神气非常不友善,戒尺有一下没一下擦过小帅哥脑袋。

论机变灵巧,天底下还真没难得住白五爷的坎,脑筋一转,师兄零零星星漏进耳朵的只言片语就上来了,拼凑一下——

五狼答得笃定泰山,娶就是,和师兄生小孩。

……

嗷嗷嗷嗷嗷——

白五狼的初次性||教育以零进展告终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括号古文是引用,都常见就不一一注了。反正古文肯定不是我写的
我觉得其实也不是零进展,都知道生小孩了么~

上篇: 养狼成攻 下    || 下篇:


评论
热度 ( 233 )

© 莳光l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