莳光li

时光发烧友,袁哲发烧友,兰晓龙发烧友

[鼠猫修仙] 养狼成攻 (上)

萌得打滚嘤嘤嘤,佛系师兄和道系狼崽子嘤嘤嘤

InternallyFlawless:

shumao的点梗。楼主总结:心塞师尊之小白眼狼只认师兄不认老夫!+  兽化之史上最帅白五狼 + 师弟为何老爱用尾巴缠我腰 + 修仙知乎万赞回复:此系双【修喜兆,恭贺猫道友终得老攻(人家没点最后一条,楼主强行加戏)
决定换换口味,猫的元神是青竹,耗子的元神是战狼。修仙楼主不熟,能胡说的都胡说了,不懂胡说的都忽略了


化形出师第一天,少年展昭抱回一团雪球似的绒毛圆子。

彼时日薄西山,剑仙夏玉奇正半醉半醒地倒卧门前大青石上,等乖徒儿回家烧饭投喂。师尊支起昏沉的脑袋,往白团子上一戳:这什么?

不等展昭开口,夏老师的尊爪被啪嗒咬进一张没牙的嘴,毛团里拱出一双金透透圆溜溜的大眼睛,可凶可亮了。

哦,捡了只狼崽。

少年说,下山撞见几个剑修硬要逮小家伙做药引。别看小东西胎毛未褪,胆子却大得出奇,被明晃晃的凶器围追堵截,竟也敢奋力跳腾扑杀,割出一身血道道照样死不消停,要不是对方缺活祭品,早被剁成狼肉饼饼。

恃强凌弱,展小竹君岂能袖手旁观,噹一声师傅给的巨阙出鞘。一枝五百年竹勇战五个千年剑修,勇气可嘉,结果……可想而知。

所以它怎么还归你了?老夏十分好奇地打量爱徒,胳膊上多了几道血口子而已。也不知他家义胆过人、冰雪聪明的小子这回又怎么巧计脱身了。

少年眨眼,无辜地说:那几个特别难缠,好在认得巨阙。我告诉他们,这是师父新收的小师弟,劳烦各位大哥到舍下与师父一叙。

不周山最桀骜、最邪气、最难啃的剑仙夏老怪,自然没谁敢招惹。

老夏一拍徒儿脑门,就你精灵。既借为师的名头,今晚快给师父烧两个爽口的下酒菜。

展昭摸摸怀里的白团子,轻轻一笑说:那是自然。对了师父,它真好胆大聪明,这么小能在剑修阵里苦撑,可不容易呢。我瞧它连个家都没有。

老夏瞧瞧爱徒,昔年笔立风中的小青竹,如今已是剑眉星目的俊朗少年。老夏生平没收过第二个弟子,展昭数百年孩提时光都陪伴在孤绝的老师父身边,大概……有些寂寞罢。

也罢。

老夏哼了一声,说:你捡的,你养。

少年露出明朗如春山的笑容,抱着小狼崽子深深一拜,谢谢师父!

小崽子确实鬼精灵。这晚展昭把它喂饱了,抱进浴桶和自己泡半个时辰药浴。才搁下地,白团子抖毛抖毛抖掉一地水,溜达溜达在茅草房两间卧室前一探,径直窜进展昭屋,跳上展昭炕。老夏哼哼:还会认喂饭的。展昭笑说:不然明天师父喂。老夏打了个呵欠:爷没闲,小崽子……哦,还没起名,你是猫,它就小耗子得了。

忽然被降格小耗子的小白狼呲牙低吼,竟像听懂了。展昭忍笑回屋,吹了灯,拍拍小家伙的软毛,轻声说:师父就这样,他还管我叫猫呢,老说我刚化形时跟猫仔似的。没事,明儿师兄给你起个好名字。

小崽子没再作声,一头拱进他被窝。展昭伸手去抱,觉得臂上湿乎乎软乎乎的一阵磨蹭,小家伙在舔他伤口。

不周山巅,茅草屋总是冷,然而这一夜,展昭却睡得很暖。

第二天,在文曲星窗下听了十年诗书的展青竹给狼崽起了个学名,叫「白玉堂」。

老夏不屑得很:野狼崽起这么贵气的名字作甚。

展小师兄不做声,不服气。玉堂要是养好了伤,才不输山上的奇珍异兽。

还真给他料中。少年悉心喂养一个月后,狼崽长结实了,越发剽悍帅气,浓毛绚若雪缎,明眼灿若鎏金,竖着一双雪耳朵,精神伶俐。老夏几位家里灵兽成群的仙朋道友见了,都还忍不住伸手欲摸:这小玩意倒帅……

然而小帅狼总是高冷地一瞥,不给面子地跳走,上房揭瓦上树扑鸟,总之不让摸。老夏的待遇还不错,狼崽子爱在他练刀时跟后头蹦蹦跳跳,接受师父摸头。不过真命天子就一个,只要展昭出现,全世界大神大仙都被甩身后当背景板,高岭之花秒变糯米团子,噌地往师兄身上滚。饭桌上展昭摸着它笑说「玉堂越来越好看」时,狼崽子还会得瑟地翘尾。

一个月后,恢复好了的少年展昭继续每天下山,助文曲星包拯理事。山下是人间,不好带狼崽,可从没跟师兄分开过的小崽子硬要跟。展师兄哄到口干,小狼师弟照样倔着不走。没办法,展昭请师父下法阵把玉堂扣在山上,拍拍小脑袋说:玉堂乖乖和师父学功夫,晚上师兄给你带好吃的肉脯。

展师兄离开法阵下山,小狼崽死盯着他渐去渐远,跟疯了似的,猛撞玻璃钢墙似的法阵,撞得脑门都出血也不罢休。被老夏拎着脖子揪回家,一头塞进药酒里泡。老夏冷哼说:看你像有几分灵气,原也是个蠢东西。阿昭有阿昭的辛苦,想当拖油瓶么。有本事学你师兄化形成人,爱滚哪老子才不管。

狼崽子一声不吭地盯老夏,一双眼睛亮得令剑仙心头莫名一寒。

这晚,小狼崽强行化形成人,而且化的不是婴孩,是个八九岁的孩子,看着也就比展昭小五六岁。

历来精怪化形,哪个不是历经百千苦修,千锤百炼方能成,如此犯规的化形法简直闻所未闻。老夏皱眉苦思,把小狼崽打回原形细看,才发现四只狼爪上都有火焰纹路——传说中兵王蚩尤爱将,五千年一出世的战狼表记。灵兽之冠,出生即列仙班,难怪如此轻巧便能化形。自古第一骁勇凶兽偏偏遇上君子如竹,静淡仁心的展昭,也算是——

缘罢。

老夏不说,展昭不疑,只一心欢喜这下真有了师弟,还是个货真价实的玉娃娃,历代诗文形容人好看的词都不及他的小师弟好看。可惜白玉堂也就皮子玉娃娃,内里根本混世大魔王。化形的头半年,白小少爷对世界有着格外旺盛的好奇心。老夏家门槛至少被告状的仙长们踩低了三寸,那淘气的花样百出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他做不到,有时甚至连佛系师兄展昭都能给闹出天龙吼。

猫师兄吼归吼,晚饭时夹到小耗子盘里的,还是最嫩的鱼肚肉,连刺都挑干净了。

只有一回展昭动了真怒。那是立冬,文曲星包拯和好友公孙策带了小侄女包爱眉来游山。展昭自然陪两位叔叔,因为爱眉年纪和白玉堂差不多,让师弟带小姑娘玩。结果他和公孙下不到半局棋,屋后就传来爱眉的哭声。

以往白玉堂皮归皮,骨子里却和展昭一般硬气,凌弱之事绝不做。哪知今天……火上头的猫师兄走过去,抬手就是一拳,冷声说:白玉堂你出息了你!连女孩子都欺负。

我才没想理她。

小丫头哭得更厉害了。

展昭厉声说:爱眉一向乖。你不招惹人家,人家为什么哭。

白玉堂梗着脖子顶回去:她要我娶他,我说我只娶师兄,她就哭。小爷哪错了?

……

包拯囧:咳咳,孩子玩意,算了算了。公孙笑:哟哟,年少风流,前途无量。老夏瞪:哼哼,想你师兄?问过你师父的剑再说!

这天夜里,师兄弟进房,展昭坦然地说:玉堂,对不起。今天是师兄错,你别气了好么。

毛茸茸的大白团子窝地上一动不动,硬邦邦地背对着他。白玉堂跟他生闷气时,就爱滚回原形,想小狼爷开口——作梦!

展昭托起脑袋,无奈使了杀手锏。他揭起来被子一角说:今晚要不要和师兄睡?

白玉堂化形成人后,展师兄认定男孩当自立,基本没让小狼崽子钻过他被窝。虽然某只对他被窝的兴趣似乎有增无减……

大白狼照样一动不动地背对他,然而毛耳朵尖尖地竖起来。

展昭不做声地一笑,故意把被子卷得稀里哗啦,叹道:今晚真冷。

他吹掉灯,黑暗中一只大毛团茸茸地扑上床拱进被窝,不过没像小崽子时那样往他身上蹭。他伸出胳膊把毛团搂了下,摸摸打重了的地方,柔声说:是我不好,玉堂别气了。

白玉堂不声不响。

展昭拿他没办法,只好翻身睡了。


冬夜清冷,猫师兄梦里……却像有暖暖的狼皮毯裹在身上。


作者自己圆润,我知道还有一大票要填
很想知道有没有什么法子堵脑洞……

评论
热度 ( 292 )

© 莳光l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