莳光li

时光发烧友,袁哲发烧友,兰晓龙发烧友

<归途何处>

42:

◆空戬。超短篇一发完。


 


◆ 私设。跟我之前写的二哥和猴子是一个性格的,某种意义上的ooc。虽然是看了《悟空传》想写点东西,但和它的人设没有关系,勿要带入形象。


 


◆花果山动植物保护协会倾情赞助(并没有)。


 


 


 


【一】


 


孙悟空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


 


 


孙悟空觉得今天可能是自开天辟地,鸿蒙初始,地生万物,自己从石头里蹦出以来,最奇妙的一天。


 


杨戬敲了敲孙悟空的下巴。原来孙悟空这会儿像个傻子一样张着下巴,愣愣地,一脸难以置信。


 


杨戬说,他要带我去个地方。


 


这可是平日里门都不想给自己开的杨戬啊。


 


猴子傻笑了起来。


 


傻猴子。杨戬闭上眼,睫毛微颤。


 


 


 


怎么是花果山?我每天都来啊。


 


跟黏在你那里的时间都差不多了。孙悟空在心底补上一句。


 


傍晚的花果山很安静,隐隐听到瀑布的水声,刷落花叶与顽石。


 


晚霞如火,杨戬身上也沾染了热烈的颜色。他的玄衣烧着幽微的橘红,墨色的长发像闪动着柔光的丝绸。


 


这是花果山断崖上,许久没有过的风景。


 


孙悟空也很久没有在花果山感到这一丝丝的波澜和暖意。


 


 


 


我要告诉你一件事。


 


杨戬那双眼睛,仍是纯然的黑色。


 


当年,我奉命前来,要捣毁整座花果山,生灵不留,寸土必毁。


 


是我做的。


 


杨戬看着呆愣住,仿佛在理解这句话的孙悟空,缩在衣袖中的手狠狠攥紧。


 


他总要知道的。


 


 


 


你没做。


 


孙悟空平静地说。


 


我做了。


 


杨戬的声音几不可查地哑了几分。


 


 


 


杨戬看到孙悟空那双金瞳,蓦地烧了起来。许久不见的混沌之火,黑气弥漫。


 


杨戬。为什么是你。


 


天上神仙那么多,为什么偏偏是你。


 


孙悟空喉间溢出一丝痛苦的呻吟,他觉得自己难受得要呕吐了。杨戬忍不住踏出一步,却生生停住。


 


不言不语,不动不摇。他不为自己辩解,他也不知怎样安慰孙悟空。


 


他的身形像这山崖间单薄的一棵松树,默然静立。


 


那猴子低吼一声,转身离去,踩着火云,直冲向天边,冲向斜阳落下的方向。


 


若是留在此地,他怕和杨戬打起来。他怕自己伤了杨戬。


 


他怕自己杀了杨戬。


 


他竟然怕。孙悟空悲哀地想。


 


 


 


金乌西沉。


 


杨戬这才动了动,走到崖边,远眺入海的长溪,流向漆黑的天幕。


 


我知道你夜夜魂灵出体,徘徊在此处才能安眠。


 


每晚你回到花果山,我也会来。


 


我会帮你划一道结界,念个幻术,送你千年前的如梦回忆。


 


你陪着花果山,我陪着你。宝莲灯的淡淡清光陪着我,月光也陪着我。


 


醒来之后,这里还山清水秀,然而再不是梦中模样。山上再无精怪,山下再无人烟。


 


那位不会把这汇集天地精华的一处作为他统治的隐患,于是,就干脆废了。


 


千年前焚山毁灵,如今的断脉封魂,花果山早已是死地。


 


你为何每夜都要来。来做一场梦又如何。


 


杨戬抓了一把土,隐隐还能闻到千年前的烧焦味。


 


但,唯独今夜,你不能来。


 


杨戬望着天边悬起的明月,光辉颤动。


 


嫦娥仙子,莫要劝我了。


 


还请替我保守秘密。


 


杨戬在此,谢过仙子。


 


 


 


杨戬闭上双眼,正中的神目睁开,宝莲灯清光大盛,渐渐笼罩住杨戬。


 


笼罩整片花果山。


 


千年前的生灵,此刻苏醒。


 


宝莲灯盛光之下,花果山仿佛被笼罩在光与雾之中,人影和物影,幢幢浮现。


 


山脚的晚市,已经点起灯火,少女举着纸扇扑流萤,遥望星河。


 


偷瓜少年抱着西瓜撒丫子跑出郊外的老庙,小和尚举着扫帚哇哇叫,老和尚摆摆手,笑着叫他回来吃瓜。地上油纸包着一包松子糖,老和尚把这“瓜钱”,塞给了气鼓鼓的小和尚。


 


山涧水帘洞内,打盹的老猴子旁围着一堆想听故事的小猴子,见它睡得熟,小猴子挠挠它的肚子,嘻嘻哈哈地跳到水里,又去逗那只闭着眼浮在溪水中央,岿然不动的大老虎。


 


河边的老柳树上也挂了一堆猴子,吵得老柳树挥着树枝叫骂。


 


这便是千年前的东胜神洲傲来国,花果山水帘洞。还差齐天大圣,孙悟空。


 


只是这人影还是虚幻的,宛如镜花水月的幻境。杨戬低声念出咒语,宝莲灯挣扎着射出一道细细的光,直中杨戬的神目。


 


一声凄厉的尖叫,破碎回荡在山谷间。他疼到灵魂仿佛在震颤。


 


这道光打在他的命脉上,打在他的灵魂最深处,层层包裹住的最柔软的弱点,就这么在他自己的命令下,被他的伴生神器狠厉地击中。


 


宝莲灯在颤抖。月亮也被乌云遮蔽。


 


为什么呢。


 


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。


 


 


 


折返回来的孙悟空被阻挡在宝莲灯的结界外,束手无策。


 


他不知道杨戬在做什么。


 


他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又是梦。


 


 


 


神目流出金色的液体,不知是血还是泪。杨戬颤抖着手,取下那滴金色,倒进宝莲灯的灯芯。


 


燃烧的灯油。


 


千年前,他用肉身和神魂作为封印,将花果山的万千生灵,通通收进宝莲灯的最深层结界。


 


唯有此处,他才安心。


 


那亦是他的本体所在。万千生灵沉睡于此地,他要用心头血年年护养,只等的就是这千年后,山之灵脉应天地呼唤,自生自养的轮回重生。只等的是这一刻,神魂唤醒宝莲灯,唤回万千沉睡的生灵。


 


唯有这样,他才安心。


 


毕竟他做的是瞒天过海的大逆不道之事。


 


魂飞魄散,生灵俱灭——千年前,他单膝跪在大殿上,如此这般向那位天帝复命。


 


以此神魂,生灵俱还。


 


千年后,杨戬看着宝莲灯燃起的金色和青色,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。


 


孙悟空,你明晚再来,我还你千年前的花果山。到时候,莫要再生我的气了。


 


 


 


宝莲灯的光辉暗了,结界撤去,孙悟空直冲而下,接住跌落的杨戬。


 


山脚下,人声鼎沸,亮起的烟火,响起的欢呼,千年弹指间,什么都没变。


 


一群小猴子咋咋呼呼围上来,就像是白天刚见过孙悟空,而不是千年前已缘悭一面。


 


孙悟空擦去杨戬嘴角的血迹。杨戬那双漆黑的眸子,仿佛遮了一层雾,迷迷茫茫。


 


可孙悟空这次,却能够看清了。


 


那双眼中,有淡淡的如释重负,和从心底透出的喜悦。


 


孙悟空鼻子一酸,低头蹭了蹭杨戬的脸。


 


 


 


大圣,这是谁?是神仙吗?


 


他叫杨戬,是天上最好的神仙。


 


孙悟空摸了摸趴在自己肩头的小猴子的脑袋,低声说。


 


你怎么对我这么好。


 


这么好。


 


孙悟空捂着自己滚烫的胸口,一股热流从这儿传出,涌入全身。


 


 


 


【二】


 


赶走那群小猴子,孙悟空小心翼翼地扶着杨戬靠在老榕树下。


 


杨戬,你真当我傻。


 


孙悟空叹了一口气,头靠在杨戬的膝上,委屈地说。杨戬盘腿打坐,闭目恢复。


 


突然提起千年前的事情,我真的就能被你气走了吗?


 


杨戬睁开眼,低头看了孙悟空一眼。


 


孙悟空眨着那双火眼金睛,眼巴巴地看着他。


 


 


 


你别生气。我以后都信你。


 


不对,这次是你骗我。你以后不能骗我。


 


为我好也不成。


 


 


 


啰嗦。杨戬拿起小猴子送来的山桃,塞住孙悟空的嘴。


 


孙悟空咯嘣咬了一口脆桃,咧开嘴笑了。


 


既然你来了,就别闲着。杨戬又闭上了双眼。


 


你歇着,还有什么事,都吩咐我去做。


 


孙悟空取下披风,披在杨戬身上。这猴子体热,飘在空中的披风也暖融融的,累极了的杨戬不禁有些犯困。他不轻不重地扯着猴子的耳朵,附在耳边说了几句。那猴子也乐呵呵地一一应下。


 


小的们,看好压寨夫人,爷爷我要去抓几个蠢东西去!


 


一群猴子嗷嗷叫,送着大圣脚一踩云,飞向天边。


 


一群小猴子七嘴八舌地围在他身边,杨戬一眼看过去,小猴子们自觉地捂住嘴,剩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。


 


毕竟在宝莲灯里住了千年,这群猴子自然地亲近杨戬。


 


杨戬也不恼,弹了弹近旁一只傻乎乎的胖猴子的脑门,胖猴子捂住额头,傻笑着叫了声神仙。其他猴子眼睛亮亮地盯着杨戬的手,仿佛是也想被弹一下。


 


都是傻猴子。


 


 


 


五更天,鸡叫三遍天下白。


 


杨戬睁开眼睛,身边睡了一地的羊,鹿,狐狸等等,一抬头,树上挂满了睡得横七竖八的猴子。不远处,两只白鹤回头看了他一眼,扑腾扑腾翅膀飞走。


 


狐狸抖了抖耳朵,甩甩蓬松的大尾巴,扫到竖在杨戬面前的那根棍子,又慢悠悠收回去,盖在身上。


 


一只喜鹊欢快地叫唤了几声,稳稳落在那根棍子上面。


 


那根棍子就是传说中的定海神针。


 


若有霞光闪烁,龙纹与凤篆仿佛活了过来。


 


禹王求得号神珍,四海八河为定验。


 


立在这真是浪费。不过半天功夫,能出什么事。


 


话说回来,孙悟空要是敢像护那金蝉子一样就地画个圈,杨戬醒来非得把他那如意金箍棒给折了。


 


天河定底神珍铁,稳稳地竖立在他面前,确实定人心,很是败家地换了杨戬一夜好眠。


 


杨戬慢慢起身,摸了摸定海神针上站着的耀武扬威的鸟儿。上头有只小猴子龇牙咧嘴地冲着小喜鹊叫着,一个不慎掉下来,正好落在杨戬怀里。


 


一道金红色的光线也划过,正落在杨戬面前。


 


孙悟空。


 


跟着扑通一声掉下一个大块头,扑起一层土。小喜鹊吓得飞走了,两只凤凰绕着如意金箍棒飞了一圈,最终一左一右,施施然地落在了杨戬的肩头。


 


杨戬怀里的小猴子吓了一跳,蹭蹭窜到了孙悟空怀里。孙悟空收了金箍棒,撇撇嘴。


 


算这两只鸟儿还有点眼光。


 


那边的大块头也笨头笨脑地站起来了。麋身龙尾四不像,打了个响鼻,喷了两个小火苗出来。


 


清脆的龙吟传来,青龙直跃而上,跃出深潭。彩凤起舞,徘徊在崖顶。


 


丹崖上,彩凤双鸣;削壁前,麒麟独卧;石窟外,观龙出入。寿鹿仙狐,灵禽玄鹤,峰头时听锦鸡鸣。


 


这才是千年前花果山仙境奇景。


 


 


 


杨戬,你要的小蛇,彩鸟,丑八怪,我都找回来了。


 


孙悟空凑到杨戬身边,嬉皮笑脸地邀功。怀里的小猴子趁机抓住杨戬的衣袖,也吱吱叫唤。


 


杨戬把披风丢还给孙悟空,没理这一大一小蠢到家的两只猴子。小猴子被披风蒙住头,挠了几下,又窜回树上挨个猴子折腾去了。


 


趁它们没醒,我带你去山下玩。


 


孙悟空兴冲冲地拉着杨戬的手,不料却被杨戬挣开了。


 


杨戬抬手轻轻抖动,给孙悟空披上了披风,系上带子,整了整衣领。一阵山风吹过,艳艳的披风飘起。


 


杨戬很喜欢这样的画面。画面中的孙悟空,仿佛是一团飞扬的、燃烧着的火,令人即使灼伤双目,也忍不住向往。


 


那双燃烧着的火眼金睛,正炽热地望着他。


 


杨戬只觉得,虽死无悔。


 


 


 


大圣,吃糖葫芦吗?


 


大圣大圣,晚上的花灯游行你来吗你来吗!


 


大圣,这发带,很配这位公子。


 


孙悟空接过那条银色的发带,道了谢,那小姑娘捂着嘴偷笑着跑了。


 


他记得杨戬那条发带是天山雪蚕的蚕丝制成的,天帝亲手敲碎了几块万年灵玉,磨成薄软的玉片,镶嵌其中,柔软与韧性都让人惊叹。


 


那东西来自凡间也混杂着天庭。


 


而现在杨戬几乎是个凡人,只着简单的玄袍,乌黑的头发柔顺地披在脑后。那条华贵的发带是身份也是枷锁,还留在天上。


 


孙悟空拢了拢杨戬的头发,笨手笨脚地系上发带,呆了呆。


 


这样好看。


 


孙悟空冒出傻乎乎的一句话。


 


嗯。


 


杨戬应了一声。他抬手摸了摸材质一般的发带,在孙悟空一眨也不眨的注视中,系紧了几分。


 


傻猴子,系那么松,滑落了该怎么找。


 


孙悟空看杨戬没有嫌弃,笑了,抓住杨戬的手。


 


人来人往,抓紧了,莫走散。


 


 


 


【三】


 


你也是神仙吗。


 


入夜,一只跑出来放水的小猴子揉着眼睛,看到崖边多了一道身影。


 


是啊,我是所有神仙的头。


 


那道身影摇着扇子,笑着说。不知怎的,小猴子觉得心里一凉。可它还是莫名地坚持说了一句。


 


你没有神仙哥哥好。


 


小猴子几乎是梗着脖子执拗地说。


 


仿佛一阵清风吹来,它的神仙哥哥落到它身边,蹲下摸了摸它的头,低声说,回去吧。


 


小猴子一步三回头地走了。它想了想,却什么都想不到,什么也想不通。


 


 


 


值得吗,我的傻外甥。


 


不在值不值得。杨戬淡然地回答。


 


 


 


天帝,你断脉封魂,花果山就该是粉饰太平的死地。如今它却仍然自成灵脉,孕育一方生灵。


 


当年救下这些生灵,我认罚。


 


可这灵脉复苏,谁也不能阻拦。


 


你是规则,而这是规律。


 


这是天地间一场造化。


 


万劫无移大地根。


 


神命不如时运。


 


只不过又到了改头换面的时候,谁也压不住。


 


 


 


你啊,你啊。你这么说,可是在逼我罚你?


 


你以为,我真看不出,谁才是该死的那一个?


 


那位轻描淡写地说。


 


面前的空气如水面浮动,上面,时而浮现一只顽猴,时而浮现金光与白袍的佛相,时而,浮现出刺目的红色披风。


 


杨戬,你要明白,他若是再折腾一次,任谁也保不住他。


 


他若是真送上门让我杀,这次我不会再遭了佛道两家的算计。


 


只许他恨天庭,不许我厌恶他到极点?


 


再有一次,无论谁劝我这世间自有因缘,天地孕灵自有造化,我也会把这石猴挂在金銮殿上,斩首示众。


 


杨戬默然。这世间谁都能拿所谓的规律做武器,有能力者,也未敢凌驾于规律之上。


 


孙悟空的命运,是这天地造就的,他是反叛者,他要走九九八十一难,一切讲求佛缘因果。


 


天帝知道这是一场造化,是定好的命数。纵有通天彻地之能,他仍要在那场大闹天宫中,冷眼看着天庭的溃败,而后目睹孙悟空所谓的成佛之路,这一场造化,才算三界圆满。


 


天庭动荡,神灵四散这笔账,他记下了。


 


就像孙悟空记下毁山的债,金箍的耻一样。


 


 


 


这其中已经分不清谁是遵照命运的,谁是反抗命运的了。


 


接下来,更是难说。


 


杨戬,你要想清楚,你在其中,算什么。


 


你是什么,要掺和到下一段命数中。


 


 


 


他是我的命。


 


孙悟空的声音,在无边寂静的黑夜中响起。


 


孙悟空。他身着黄金锁子甲,头戴凤翅紫金冠,身后,是猎猎飞扬的鲜红披风。


 


他向杨戬伸出一只手。


 


那只手悬在空中,空落落的,无依无靠,如同接下来的命运,不可捉摸。


 


杨戬,你要想好。


 


那位也不阻拦,只淡淡地说。


 


曾经的一切皆有定数,反叛也好,皆大欢喜也好,生灵涂炭也好。


 


接下来要做什么,你可要想好。


 


 


 


命,也是要被握在掌心的。


 


杨戬没有回头,他看着孙悟空,平静地回答,然后,紧紧握住了孙悟空的手。


 


孙悟空深深地凝视着他,良久,极开怀,又极嚣张地笑了。


 


 


 


千年前的大闹天宫,我以为我输得一塌糊涂,我的花果山被焚毁,我的取经路不过一个笑话,渡我成佛,连我都想笑。


 


可是我没想到啊,我没想到千年后我还有这样的今天。


 


天帝,如来,你们看到了吗?


 


你们睁开眼看看,一切都回来了!


 


花果山还在,杨戬在,齐天大圣,我,老子还在!老子的大闹天宫也能再来!


 


这次没有什么要我取的经,要我成的佛,谁能给我写条命定之路出来!


 


你们怕吗?哈哈哈,俺老孙回来了!


 


 


 


孙悟空这么痛痛快快地疯着,他紧握着的,除了千年来陪着他疯的如意金箍棒,还多了和他一样疯的杨戬。


 


杨戬,我真是天底下最幸运的猴子。


 


因为我命里有你。


 


 


 


满山的精怪都醒了,虎啸龙吟,凤鸣鸾音,怪猿戾猴,群魔乱舞。


 


怒流穿石,惊涛拍岸。


 


那位不怒反笑。


 


他也等这样的命数很久了。


 


天地间,他朗声笑着。


 


孙悟空,你来便是,天庭奉陪到底。


 


这规则,胜者来定。这债,胜者来讨。


 


这,便是世间新规。


 


这才是规律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杨戬,你后悔吗?


 


若是后悔,已经后悔一千年了。杨戬心里这样想。


 


若是后悔,那我要从初遇,奉命来这花果山捉拿齐天大圣开始后悔。


 


我不后悔。


 


此去经年,我从未后悔过。


 


这些好听的话,要是说给这猴子听了,他或许要乐疯了。


 


所以杨戬什么也没说,把又挤到自己怀里的小猴子扔给了孙悟空。


 


不料孙悟空丢了吱吱叫的小猴子,冲过来,不由分说地把杨戬横抱了起来,一踩地召出筋斗云,突地冲上了天。


 


杨戬愣了愣,耳侧贴在孙悟空的胸膛,听得的是重重的心跳。砰,砰,一下又一下。


 


他还听到满山的精怪嗷嗷乱叫,又像是调笑,又像是欢呼和鼓舞。


 


傻乎乎的。


 


于是杨戬也傻乎乎地抓紧了孙悟空的披风,深深地埋进了孙悟空的怀里。


 


 


 


归途何处?


 


吾心安处。


 


 


 


天命何来?


 


随吾命。


 


 


 


天命何去。


 


随吾去。


 


 


 


- 完 -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注:花果山的景象来自于《西游记》中的描述,有化用语句。


 


说之前的一切自有定数,其实是玩了个次元墙的意思……之前的故事,来自《西游记》,来自《宝莲灯》,来自《封神》,来自民间传说甚至来自《悟空传》《大圣归来》等等,这是天帝口中已定的命数,就像是怎么跳都跳不出的五指山。


 


我们换个角度讲这些故事,结局总有相似之处。


 


而之后呢。花果山重建,这泼猴又要折腾,连杨戬也陪着他。“这次没我要取的经,成的佛”。


 


谁还能管得了他。


 


真正的自由在于选择的权利,真正的威慑在于未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不受命运把控,真正随心所欲的猴子,才是最自由的。


 


吾心安处、吾心之所向。


 


我笔下的二哥和猴子就是这个样子的……不喜勿入,喜欢可以往前翻翻三篇。真是好久没写了,一写就虚,乱感慨还不到位……


 


朋友们下次见了。



评论
热度 ( 220 )

© 莳光li | Powered by LOFTER